從一事,終一生

——訪梁山燈戲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闕太純

闕太純(右五)在梁山燈戲《好人鄧平壽》中扮演七表叔一角。(區文化館供圖)

闕太純在梁山燈戲《搶公公》中的劇照。(區文化館供圖)

送文化下鄉活動中,闕太純表演梁山燈戲《搶公公》。(區文化館供圖)

10月21日,劇團排練燈戲時,闕太純(左)在糾正弟子動作。

  文/圖 記者 謝清城

  受家庭熏陶,他4歲開始學戲,14歲進入梁平劇團拜師學藝,18歲正式登臺演出,36歲出演第一部梁山燈戲,如今,年近古稀的他仍然活躍在梁山燈戲的舞臺上。他的一生,都是在唱戲中度過的。

  “60多年了,唱戲已經成為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”他說,愛戲劇甚至勝過他愛自己。

  他是闕太純,梁山燈戲國家級非遺傳承人。說起唱戲,闕太純有著一段段不為人知的經歷。

  “父親既是引路人又是恩師”

  說起闕太純唱戲路上的引路人,就不得不提到其父親闕德芳。闕德芳是梁平劇團的川劇老師和導演,每天唱戲、說戲是他的日常工作。在那個沒有電視、電影的年代里,闕太純是聽著父親的戲曲長大的。

 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,闕德芳常常會將年幼的闕太純帶到劇團里玩。“父親在臺上指導學生唱川劇,我就在一旁跟著瞎唱,空閑時,他也會順帶著教我一些基本功。起初,只是覺得好玩,哪里曉得這一唱就是一輩子……”講起自己關于戲曲的經歷,闕太純滔滔不絕,語速飛快,目光炯炯有神。到了13歲該上初中的年紀,闕太純卻落榜了。一年后,闕太純主動請纓,接過父親的衣缽,進入梁平劇團正式拜師學藝。

  在闕太純的記憶里,父親是一位不茍言笑、癡藝敬業的嚴師。“每天清晨5時準時起床,跟著父親在河邊的沙壩上練腰、練腿、練身段、練嗓子、翻跟頭。練到8時跟著父親去劇團上班,又在臺子上一圈圈練習跑臺步。要是動作做得不規范,父親直接就是一鞭子打過來。”說著說著,闕太純打趣道,“人家都說黃荊棍下出好人,我這是嚴師鞭下出高徒呀。”

  “臺上一分鐘,臺下十年功。要想掌握好唱戲這門技藝,除了苦練別無他法。”如是幾年,闕太純最終憑借扎實的功底、精湛的演技在劇團中站穩了腳跟。

  枯燥否?累否?答案是肯定的。但正如闕太純所言,“因為熱愛,所以堅持。”

  “唱了一輩子戲,最愛的還是梁山燈戲”

  1968年,18歲的闕太純正式登臺演出。而后,為了迎合臺下觀眾的口味,川劇、京劇、話劇、歌劇、樣板戲等,他都唱過。直到1983年,他第一次接觸到了梁山燈戲,才算是找到了一生摯愛。

  “一切皆是因緣巧合。”說起與梁山燈戲的初相識,闕太純感慨道。1983年,劇團正在排演梁山燈戲《送京娘》,原本飾演趙匡胤的男演員并非武生,因此呈現出的舞臺效果并不好。此時,導演相中了擅長武生表演的闕太純,讓他頂上演出。

  “《送京娘》的音樂一出來,就給我耳目一新的感覺。雖然梁山燈戲與川劇中的燈調有相似之處,但梁山燈戲更加好動,這種好動不同于輕歌曼舞,它是熱烈的,奔放的,用我們的行話來講,就是崇尚‘嬉笑鬧、扭拽跳’,令人開懷捧腹。自從我唱了《送京娘》后,就深深地愛上了梁山燈戲。”闕太純說。

  趙匡胤一角的成功演唱,徹底向闕太純打開了梁山燈戲的大門。兩年后,梁山燈戲戲劇實驗演出隊伍成立了,他作為隊伍“頂梁柱”更是時常深入鄉鎮和工廠企業、田間地頭為群眾演出。

  闕太純告訴記者,每次下鄉演出時,無論經過多久的跋涉,演員們到達目的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“搬”。所有演職人員馬不停蹄地搬抬道具,搭建舞臺。待布景完畢,演員們稍作休息,便開始化妝、變裝。待一切準備完畢后,演員們便開始對臺詞、對戲,各自操練開來,這一切只為拿出最好的演出奉獻給臺下的觀眾。

  表演任務緊的時候,劇團一天要趕好幾個場子。“連續趕場確實累,但只要看到臺下黑壓壓的人頭,再疲憊也能一下子精神抖擻。”闕太純笑著說。

  1990年,闕太純擔任了區文化館戲劇輔導干部,在他的帶頭參與下,劇團在原有百多部傳統劇目的基礎上,又改編或新創作了30多部劇目。“作為一個劇團,你首先要明白戲為誰演,劇為誰排?我們的定位很明確,戲為農民演,劇為農民排,永遠扎根基層,服務農民。”闕太純的話擲地有聲。

  “用余力助推梁山燈戲傳承與振興”

  60多年過去了,闕太純的演藝生涯碩果累累,在全國、省、市比賽中多次獲獎。曾在梁山燈戲《搶公公》中扮演公公,該劇獲首屆重慶市農村文藝匯演一等獎;在梁山燈戲《賣驢》中飾演爺爺,該劇在全國“群星獎”決賽中獲銀獎;后來,他本人更是被評為梁平燈戲的國家級非遺傳承人。

  面對這些獎項,闕太純淡然地說道:“比起我個人的榮譽,我更在意的是梁山燈戲的傳承與振興。”

  為了讓更多的人領略到梁山燈戲的魅力,今年已69歲的闕太純依然活躍在梁山燈戲的舞臺上。在《好人鄧平壽》一戲中,闕太純扮演七表叔。闕太純說,他和其他老演員都希望在有生之年能演出一部有品質的作品,用余力助推梁山燈戲傳承與振興。

  后來,一則好消息從劇團傳來,《好人鄧平壽》作為重慶市唯一入選的戲曲劇目,于2018年8月初在北京梅蘭芳大劇院參加全國基層院團戲曲會演。正當闕太純全身心投入復排中時,其兒子卻遭遇了一場突如其來的重病,這讓一家子陷入無盡的焦慮中。

  “既已選擇便無言放棄!”闕太純很快就從逆境中調整過來,投入到復排之中。每當燈光照亮舞臺、音樂奏響之時,他就會沉浸其中,忘記一切陰郁和失落。

  在教導學生方面,闕太純同樣不遺余力。他喜歡人才,卻不保守,說戲時從來都像舞臺上演出那樣認真,一絲不茍,總是不厭其煩地給學生們做示范。這種對藝術高度負責的態度和誨人不倦的精神,令他的徒弟們敬佩不已。

  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闕太純從小演員唱到了老演員。他說:“既然選擇了唱戲,就要把這出戲一直唱下去。”

?

編輯:董整希
小老弟影院_ 中文字幕无线码五月花社区 汤姆高清影院_正在播放chinese中国人小火星网站污 天天影视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